中国球员收入太离谱 竟是人均收入的130倍(附表)

前些日子中国女排姑娘在日本夺冠的时候,我们做了排球队员收入的调查。事后,负责撰写此文的记者讲述了采访中的一些经历,一位月工资一千元的河南女排省队主力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就算可以了吧,在我们这算是能生活得很不错了,其他项目像田径什么的,挣得就更少了。”这种满足感一度让同事们惊讶不已。

想起一个流传了有些时日的描述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笑话,笑话说一个中国足球联赛的外国淘金者迫不及待地给他在国外的朋友发去电报,内容只有六个字:人傻、钱多、速来。一个让人忍俊不禁的笑话,却很有些味道。

上个月底,坚持了10年的甲A终于成为了历史,最后的保级大战中,连辽宁这样穷的俱乐部都拿出了七位数的赢球奖金。然而就在上周,一群百万元户、千万元户在日本的球场上用两场很难看的输球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在足球相对发达的大部分国家,足球运动员的收入都要远远高于本国的人均收入,这点无需否认。但目前,中国在足球水平不高、足球产业很不发达的情况下,球员的收入与国内人均收入的比例却已经到了严重失衡的地步。

在欧洲发达国家,球员年收入平均在几十万美元左右,看起来要比中国球员挣得多很多,但如果考虑到欧洲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以及这些国家的足球发展水平,中国球员的收入相对来说跟欧洲球员也有一拼。

英超球员的平均年薪为40万英镑,而英国的人均年收入为1.5万英镑,也就是说英超球员的收入是英国人均收入的28倍,而在欧洲,这个比例已是相对较高的。在德国,甲级足球俱乐部球员的平均年收入是一般工薪阶层的14倍,德国人均年收入在三万美元左右,杨晨在法兰克福时年薪只有约75万马克(约合35万美元),合人民币则约为285万元,税后还不如在国内挣得多。

在亚洲国家里,我们的近邻韩国人均收入一万美元左右,在2001年,俱乐部主力球员黄善洪年薪为2.5亿韩币,才约合20万美元左右,而安贞焕、宋钟国等国脚的年薪也都在20万至30万美元之间。中国球员比韩国球员平均收入差距并不大,但我国的人均收入还不到900美元,这样算起来,中国球员的收入竟比韩国球员高了10倍有余。在日本,J联赛球员的收入约为同龄大学毕业生的10倍左右,中国球员的收入的比例则明显高于日本。

人们常常提到国外一些球星周薪达到几万美元甚至更高,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国外俱乐部确实有能力来支付这笔钱,或者说这笔钱其实不是俱乐部给的,而是足球市场给的。

英超历来被认为是最挣钱的联赛,其领头羊曼联更算得上是全世界最富足的足球俱乐部,仅门票收入这一项曼联就远远领先于其他俱乐部,最高时曼联一年的门票收入即达4100万英镑。在过去的半年里,曼联的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7200万英镑,税后纯利也超过1700万英镑。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巨额收入,曼联才有可能支付给队中的明星们周薪几万英镑。

而在中国,谁都知道投资足球是件赔本赚吆喝的买卖,职业联赛10年以来,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能在足球市场上赚得一毛钱。在中国养活一支甲A球队最少也需要两三千万元人民币的投入,其中球员工资就占去一千多万,以目前中国足球市场的发展程度来看,一家俱乐部去哪里才能挣到上千万元?曾经很有实力的企业万达退出了中国足坛,每年巨额的亏损是主要原因之一。而除了国安集团之外,在甲A坚持最久的全兴集团,也是因为投入由最初的几百万,骤升为几千万,对此无法承受而最终被迫放弃。

足球水平没有多大进步,足球市场也并不发达,在这种情况下球员的工资却是飞速提高,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足球的一个悲哀。

此前我们提到了很多个关于“收入”的数字,但这些数字的含金量并不相同。在提到欧洲一些国家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时,这个数字指的是税前的数字,在扣除了高达百分之四五十的税款后,你会发现欧洲球员其实挣得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多。但中国球员的收入却很实在,一些必须“走账”的诸如底薪之类当然也要上税,但赢球奖金等其他收入是否上了税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而这部分占了中国球员收入的一大部分。足球报2001年曾粗略统计甲A七年中球员漏税的总额为2至3亿。这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英国需要缴纳的税金和保险费相当于他们总收入的39%,而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比例则分别为45%、46%、50%和57%,这样下来,即便是税率相对较低、球员收入相对较高的英超球员的平均收入也不过是24万英镑左右,换算成人民币也不过330多万元,想想英国的收入及消费水平,再想想英国足球的发达程度,我们不能不对中国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感到吃惊。从税率上我们也能得出结论,法甲球员的收入要明显低于英超与意甲,这也是法甲留不住大牌球员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现在的甲A俱乐部中,球员的收入大致由三部分组成:基本工资、奖金和个人额外收入。

在这三部分中,工资和奖金由俱乐部支付,个人的额外收入主要是指一些球员出席各种促销或者形象代言的收益。多数俱乐部会将球员分为二到四个档次,球员按照各自的档次对号入座,其中几乎所有俱乐部都有一些年薪制球员,他们大都是各个球队的中坚力量,自然是队中待遇最高的,目前已知的甲A球员年薪最高的是郝海东,大约在500万到600万之间,剩下的一些球队绝对主力如马明宇、于根伟、李霄鹏、祁宏、李玮峰、张玉宁等人的年薪也都达到或超过200万。此外,队中其他一些主力球员因俱乐部不同收入相差也较大,但一般来讲这些球员的工资加奖金也应该在五六十万到一百多万元之间,当然像八一队属特殊情况。

早在1996年中国足协便下发有关文件要求所属会员俱乐部对本俱乐部球员的工资收入加以限制,甚至规定出甲A球员基本工资上限为每月800元人民币,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指令。1998年,中国足协在赛季结束之后再次下发了有关《限制球员工资收入》的条例,规定甲A球员每月工资最多不能超过12000元人民币;球队每胜一场总奖金数不能超过45万元人民币等,但第二次限薪令仍如同一纸空文,很快被人遗忘。

今年9月份,足协草拟的《中超联赛球员工资标准》的文件内容曝光。该规定对不同年龄段的球员工资做出具体规定,同时还要求俱乐部每年支付的一线球队教练员、运动员工资奖金的总额,不宜超过俱乐部年营业收入的55%。根据进入中超的18条标准,以后中超俱乐部的每年营业额应达到3000万元,它的55%就是1850万元。

此外,欧洲各大俱乐部也都在自发地进行限薪运动。目前意大利所有俱乐部的财政赤字总和已经比以前翻倍,基本上每家俱乐部都背负着不同程度的债务。而在英超,很多俱乐部球员工资的增长幅度也远远高于俱乐部利润的增长,已经有球队“入不敷出”。在前一段召开的欧洲G14俱乐部(欧洲14家超级俱乐部)会议上,限薪提议得到广泛认同。

九月份的时候再一次听到了足协有关限薪的决定,算起来这已是第三次了。前两次的文件被俱乐部当成了过期台历,翻看过后便被锁进抽屉,无人问津。想一下,这次恐怕也难逃这种命运。

谁都在说中国球员拿得太多,给得太少,可就是没办法改变这情况。实践证明,跟俱乐部来硬的实在是下策。十个指头不一样齐,你怎么保证十几家俱乐部都能遵守限薪的规定?我们家限薪了,可有的家没限,我们的球员能高兴吗?能在场上卖命给你踢吗?万一逼急了再收黑钱打假球我们能受得了吗?中国球员已经是爷的脾气了,你一纸命令下来让他当孙子,他能干吗?

国外俱乐部也想要限薪,据说意大利绝大部分俱乐部都负债,而英超的一些大俱乐部的工资比例也高达俱乐部收入的百分之七十左右。可人家不用你足协操心限薪的事,人家的足球玩的也是市场经济,发现不赚钱了,或者入不敷出了,俱乐部自己就开始着急限薪的事了。在中国就不行了,中国的俱乐部都不赚钱,都入不敷出,可中国的俱乐部说话却很硬气:我搞足球就不是为赚钱来的,就是要支持中国的足球事业。十年甲A,有人硬气累了不得不退了出去,有人感觉良好仍在那挺着,结果中国足球的水平没见什么长进,球员的脾气和收入却是孙悟空的筋斗,十万八千里地涨着。

甲A没了,中超要来了。足协就琢磨着要把中超打扮成漂漂亮亮的、没啥大毛病的样子。可甲A的毛病偏偏太多,谁也想不出什么切实可行又有效的法子来治治甲A后遗症。限薪已经限了两回,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得看不着。“狼来了”喊多了,足协的威信恐怕也就慢慢没了。现在足协又要喊,只希望这次真的能跑来一只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